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登录 | 注册 
  •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知识库
  • 论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后勤保障能力建设

    发布日期:2015-01-20   信息来源:来自网络  浏览次数:


    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后勤保障能力作为体系作战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信息化条件下后勤保障力的基本形态,是核心保障能力的本质体现,其实质是运用信息系统把各种保障力量、各个保障要素和多种保障单元综合集成为一个整体,实现从信息优势到决策优势,再到保障行动优势的转化。

    一、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对后勤保障的要求

    一是体系作战的信息化,要求后勤保障以信息流为主导。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是以综合电子信息系统为纽带和物质支撑,融合各种作战要素、作战单元和作战系统,把实时感知信息、高效指挥信息、精确打击信息、快速机动信息、全维防护信息、综合保障信息集成于一体的具有倍增效应的、新型集成化作战样式。对于以体系作战需求为牵引的后勤保障,同样需要以后勤信息系统为纽带和技术支撑,需要各种保障力量、保障要素、保障单元、保障系统相互融合,实现保障对象、保障物资、保障需求、保障活动等信息的及时获取、传递、处理与反馈。在体系作战后勤保障领域,只有以信息流主导物质流和能量流,才能准确掌握保障信息,实时感知保障需求,快速输送保障资源,高效调控保障力量;才能根据作战进程变化,综合运用多种保障方式,有效组织物资供应、医疗救治、力量投送、装备维修等保障行动,充分发挥各种力量的保障合力;才能以保障信息优势取得决策优势,最终赢得保障优势。

    二是体系作战的集成性,要求后勤保障以一体化为融合。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以电子信息系统作为生成作战能力的物质技术基础,把各种作战要素、作战单元和多种作战系统集成为一个有机整体。这就要求以综合集成为主要方法和途径,以标准化数据、格式化语言和标准化接口等为支撑,在建立标准化公共平台基础上,以“即插即用”的方式实现后勤指挥信息系统、后勤专业勤务保障系统、后勤部队信息系统等的互联与互通,纵向上实现单一军兵种内部后勤信息系统的融合,横向上实现诸军兵种间后勤信息系统的融合。基于此,还应做好与作战信息系统、地方保障信息系统互联。通过互联互通形成的后勤信息系统,既具有很强的协调互补适应性,又具备迅速的整体释放能量,把诸军兵种战略、战役、战术三个层次保障力量、保障单元和保障专业综合集成为一个整体,实现保障效能的倍增。

    三是体系作战的联动性,要求后勤保障以链动性为体系。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把扁平化的信息系统作为链接各作战单元、作战要素和作战系统的“神经网络”,利用信息特有的链接性与渗透性促进系统的集成融合,实现战场实时感知、高效指挥、精确打击、快速机动、全维防护、综合保障的一体联动,形成具有有效聚合和精确释放增值能量的体系作战能力。后勤保障作为体系作战链中的重要一环,一方面要融入体系作战,另一方面又需保持相对独立性,形成以“链动性”为显著标志体系后勤保障。“链动性”是指通过后勤信息网络系统,把各种保障要素、各类保障单元和各种保障系统无缝链接,形成一条有序联动的保障态势感知、保障行动调控、保障快速精准和全维保障防护的体系后勤保障链。其中,保障态势感知是第一环节,是调控保障行动、实施快速精准保障和全维保障防护的前提和基础。保障行动调控位于体系后勤保障链的第二环节,属一种主观的指挥活动,包括部队和物资的运输、伤病员运送等的流向、流量等。保障快速精准是体系后勤保障链的第三环,指明了上述保障行动的流速和准确度。全维保障防护虽位于体系后勤保障链的“末端”,但它贯穿于保障态势感知、保障行动调控和保障快速精准三个环节之中,是顺利实现三环节主客观活动的根本保证。

    二、体系作战后勤保障能力构成

    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后勤保障能力构成,主要包括后勤态势感知能力、保障指挥控制能力、立体机动投送能力和全维空间防卫能力等。

    一是保障态势感知能力。保障态势感知能力是指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后勤保障态势信息的获取和处理能力。如及时获取、识别和分析保障对象配置、后勤保障资源、保障对象需求等信息,是其他三种能力形成的基础。具体而言,保障态势感知能力是通过各种传感器单元、自动识别单元、跟踪定位单元和信息网络系统等,适时获取和准确掌握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后勤保障对象是谁、位于何方位、需要什么等信息。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保障态势信息的及时获取、处理和准确拥有,有助于消除和解决传统的基于协同性作战中后勤保障资源和后勤保障需求两个“迷雾”和“盲区”问题,有助于形成“适时、适地和适量”的精确保障,提高后勤保障资源的利用率和保障效率。

    二是后勤指挥控制能力。后勤指挥控制能力是指联合后勤指挥机关和后勤指挥员依托后勤保障态势信息,对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的各类保障行动进行统一的谋划、决策、计划、协调和控制的能力,是一种主观见之于客观活动的内在能力。战前,根据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后勤保障任务,进行财务、军需物资油料、卫生、军事交通、基建营房等专业保障的初步任务预计,并做好相应的后勤保障准备。战中,根据实时和近实时的战场态势信息,对模块化编组保障力量的经费供应、物资前送、医疗救治、运力保障等活动的“时”、“向”、“量”等进行精心运筹和精确调配。战后,根据战中部队消耗的后勤物资数量与种类,快速补充,迅速恢复部队物资储备量和携运行量标准。

    三是立体快速投送能力。投送能力是综合运用铁路、公路、水路、航空等运输方式,对兵力兵器和装备物资实施立体、快速移动的行动能力。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参战力量多元、物资消耗巨大、时效性高,要求具备在陆地、海疆、空域的广大范围内的大规模、多方向的立体快速投送能力。具体言之,在联合后勤指挥机构的统一指挥与控制下,运用立体快速投送能力,战前,可以顺利完成参战诸军兵种部队、装备、物资快速定向性的预置运送。战中,根据感知到的不断变化的保障态势信息,完成部队增援、保障物资补充前送、伤病员后送与救治、装备维修与更换等保障任务。战后,快速完成部队、装备、物资等的撤离。

    四是全维空间防卫能力。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战场空间广阔,后勤保障力量、保障要素和保障单元部署于近实时透明的战场环境中,加强后勤全维空间的防卫能力至关重要。要采取构筑掩体、电磁屏蔽、设置假目标等物理防护措施,以及系统信息加密、身份认证、访问控制、病毒防治等软防护措施,保证生成体系保障能力的“神经”免受“伤害”。要对保障要素和供、救、运、修等保障单元进行构工隐藏、隐真示假等防护。

    三、我军后勤保障能力建设现状及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是后勤人才学历层次的提升与信息素养的提高不同步。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我军在后勤人才培养方面,通过在岗学习、脱产进修和依托国民教育等形式,提高在职人员的学历层次。但是,后勤人员学历的提升与信息素养的提高并未出现同步效应,人员信息素养不高,信息主导意识不强仍是当下影响保障力提高的主要矛盾之一。主要表现是,后勤指挥人员普遍缺乏对后勤信息获取技术、信息处理技术、信息传输技术、信息利用技术的学习与掌握,在信息系统的开发指导过程中,难以理解抽象军事后勤原则和需求的具体量化表示;在信息系统的独立运用中,难以主动处理一些常见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系统的使用效率;在院校综合演练或部队战役、战术后勤演习中,仍普遍采用传统的以步骤程序式为主的后勤指挥流程,而以信息为主导的后勤指挥流程却不多见,影响了指挥效率和演练(习)效果。

    二是后勤装备的信息化程度不断提高,但网络化水平仍较低。我军后勤已建成具有较高机械化水平和一定信息化水平的后勤装备体系,以保障平台立体化、小型化、模块化、高可靠性为特征的后勤装备体系建设已经启动。我军后勤装备在成体系、成代级发展过程中,在数字化和信息化改造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但在网络化建设方面相对滞后。主要问题是,后勤装备野战入网难题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后勤装备系统与后勤指挥管理系统、通信系统、作战装备系统间互联互通的综合集成问题还没有取得创新性突破。

    三是后勤信息系统数量虽多,但集成共享程度还不高。目前,我军师(旅)以上部队大都建有后勤指挥信息系统和后勤业务信息系统,但在各级后勤指挥与管理自动化方面,形式上各级网络是互通的,实际上后勤信息系统的单机版应用还较为普遍,后勤指挥系统与各专业勤务部门的业务信息系统之间、部队上下级后勤信息系统之间的集成共享还不多。

    四、适应体系作战要求,加强后勤保障能力建设

    第一,搞好宏观谋划,为后勤保障能力建设提供清晰思路。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后勤保障能力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到观念、方法、模式、体制、机制等诸多方面。为此,必须设计出科学、可行的建设路线图。一是确立新观念。在总体规划中,要明确正确的思维观念。如后勤信息力是核心保障能力、后勤保障能力要成体系建设、保障手段要走非对称发展之路等。二是制定科学方法。在总体框架中,要明确具体的方法。如综合集成、滚动发展、重点突破、军民融合等。三是创新发展模式。要变传统作战后勤保障能力建设“自下而上”发展模式为“自上而下”的发展模式,以便与新型体系后勤保障能力建设要求相适应。四是标准化的技术体制。要研究制定规范建设后勤信息系统和信息化后勤装备的技术标准。

    第二,打牢基础支撑,为后勤保障能力建设奠定坚实根基。基础支撑是后勤保障能力要素建设的具体内容。一是加快构建支撑体系作战后勤保障的全军一体化军事后勤信息网络系统。按照标准化、规范化的技术体制,建成一体化信息平台,纵向上实现单一军种内部后勤指挥信息系统和后勤业务系统的互联互通,横向上实现军种间后勤信息系统的互联互通,实现各级各类后勤信息资源的互操作和融合。二是加快发展信息化后勤装备。通过成熟技术改造、高新技术的广泛应用,逐步完成后勤指挥自动化、后勤单装智能化、保障单元网络化、勤务系统数字化和成建制装备综合集成等方面的后勤装备信息化建设任务,提升现役后勤装备的信息化水平。三是大力培养后勤信息人才。围绕培养联合作战后勤指挥人才、后勤管理人才、信息技术专业人才、新装备操作人才,充分利用军地院校信息专业优势和信息资源优势,多途径、多方式提升后勤官兵的信息素质和信息能力。

    第三,重视后勤训练,为后勤保障能力建设提供有效途径。联合作战后勤训练是建设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后勤保障能力的一条非常重要的实践途径。一是在总部、战区、军(兵)种三个层次建立联合后勤训练领导机构,统一组织联合后勤指挥训练和联合后勤情报信息、联合后勤专业保障、联合后勤防卫等联合后勤技能训练。二是构设近似实战的联合作战后勤训练环境,开展后勤指挥机构和后勤保障力量的编组联训。三是采用逐级集成的联合作战后勤训练方法,融合各种保障行动。通过要素集成方法,实现基于信息系统的互联互通;通过单元集成,加强基于信息系统的保障行动相互协同;通过综合集成,全面融合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后勤保障能力。

    关于希盟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2016 西安希盟信仿真科技有限公司  陕ICP备12011946号